爸媽,我是你們親生的嗎?
小說推薦爸媽,我是你們親生的嗎?爸妈,我是你们亲生的吗?
李坤兴和孟虎回国了,不过隔离在浦东机场。要14天呐,从第一天开始孟虎就很心焦。作为一名新晋亿万富翁,迫切地想出去过富豪的生活。纵是在梦里也想。在白天,在梦里,他发挥了自己最大的想象,动用了自己所有记忆储备,也想以想象今后过怎样的生活。
像过去电影里的地主那样,穿着绫罗绸缎,弄个油头粉脸,无事到处招摇?
像上海滩和香港电影里的大佬那样,笔挺的西装,叼着雪茄,弄个豪车,雇个司机?
钱到账后,有了平生第一笔大的开销,一出手就是一万。
回国前一天,李律师带他到多伦多有名的伊顿购物中心,这里到处是商场。李律师说,我先带你转几家,高中低端三种商场,喔,低端就不去了,就去高中两家。先到高级货商场,东西当然好,但不值那么贵吧?一件体恤要五千,皮鞋八千,西装休闲装就更贵了。还不可以还价。李坤兴笑问,买件穿穿?孟虎直摇头,说去中档的吧,这种衣服,我穿了难受,难服侍它,穿了不敢干活,受罪。
去中档店,也不便宜,好多商品还是中国制造。总要买些东西回去。身上的体恤来加拿大前买的,1500元的,看中了几件秋装,休闲的,很精神,不知什么料子,不是棉也不是毛料,可要4000元。李坤兴说这是国外高级涤纶,衣服是高级品牌。一试穿,换了一个人一样。就狠狠心买了。替爸妈也买了秋装,各要3000多的。
原来有钱不愁没地方花。
在飞机上,孟虎没事想心事,东想西想,最担心的还是林律师和李律师都摞下一句话:遗产是到手了,但说不定你生父还会有欠债和新的继承人出现,那样就要把你拿到的钱分出来。
这算什么事?要是用掉了,可怎么办?还是不能用啊!
就对身边的李律师说:“李律师,这钱说不定要有人来分的,回去我跟爸妈说只有一千万遗产,你帮我保密。”
李坤兴说:“好的。对的,你可说一、二千万,这个应该是稳妥的。你想,现在遗产是两个人分的,假设再多出两个人,你要拿出五千万,再多两个人,6个人分2亿,你也用2千万多,大概率不会比这更多了吧。我想过了三五年,就没多大问题了。”
孟虎说:“我这么大一笔钱,你帮我想想怎么处理,全放银行吗?
李坤兴说:“我替你想过,你大概可以这样。三分之一银行存款,3到5年固定期限,利息有2到3。存3000万的话一年有60到90万利息。这么多存款,银行要当你皇帝了,你牛。三分之一到房市和股市,股市只能几百万,风险太高,房子嘛,你肯定要改善居住条件呀,花1000万买住房,另1000万买店铺。还有三分之一,买低风险的理财产品,几百万活期。对了,你不是给我20万一年律师顾问费吗,我再附带帮你推荐个理财顾问,不会蒙你。重大决策你再问我,我也帮你把关。”
孟虎说好的,我相信你。
李坤兴表扬孟虎能居安思危,说这非常非常重要。钱会让人忘乎所以,奢侈浪费,坐吃山空,吃喝嫖赌,上当受骗,钱多害人的事多了。
孟虎说我知道,你要多看着点我。忽然说,对了,有个人我要去找她!
絕世
李坤兴问谁。
孟虎说蒋法官。
李坤兴说,少年庭副庭长蒋蕴吧,你儿子的审理法官。为什么找她?
孟虎说:“我要去问她我有这么多钱怎么办?我出来后还没去谢过她,一直想去的。我觉得她能给我带好运气。我也相信她,要问问她。她忙,我不会多去。”
李坤兴说你的想法对的。
孟虎在飞机上还想到一个人,一落地就要联系的她。
她是他心中的女神。美丽开朗,能歌歌舞,能讨到这样的女人是三世修来的福。过去他想都不敢想,她是女神,他是凡人中的贱民,八百杆子打不着。让他上节目,也是让他说说坐牢的事,看上去她并没有看不起他,但老拿他开玩笑,让他感到他在她心目中是个小孩般的存在。现在他有钱了,不说上亿,一二千万总是有的,就是有钱人人,应该在她面前多些信心了,但还是感到没信心,因为感到自己没文化没素质,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,她不会看上他的。
李律师与他闲聊时说过:“孟虎,你从此摇身一变成为富豪了,内在素质要跟上。你的举止谈吐,礼仪,修养,要配得上财富。钱能一下子来,人的修养素质不会一下子有,你要抽时间看书,看文学艺术历史哲学,多思考,今后交朋友非常重要,要交层次高的,品行好的。”
孟虎说:“你讲到我心里了。你教我,你做我的朋友。”
李坤兴说:“我们已经是朋友了。我对你很有信心,因为你品行好,愿意学习改变。你凡事做之前想,要是素质好的人会怎么做?学习方面,你喜欢什么?文学?艺术?历史?什么有基础?”
孟虎说:“健身,跳舞算吗?”
李坤兴说:“艺术包括音乐舞蹈。你这样吧,别怕难为情,从初中和高中课本学起,把语文历史地理三本教材找来,认真学习,我会考你,过关以后,再学大学语文,哲学,逻辑,法律,有了学识,就会谈吐,有气质。”
孟虎说:“我也会上大学?”
李坤兴说:“你先把高中学扎实,我看看你的学习能力,考试能力,可以的话,你可以参加自学考试。自学考试是真金白银,考过就是大学生。”
孟虎想,我这辈子还会成为大学生?
李坤兴说:“还有一条,切记:一方面是看书学习,另一方面,社会就是所大学,知识无所不在,要有个习惯,就是思考问题的习惯,遇到事就思考,要充分利用手机上网查阅资料,经常百度,自己解决问题。再就是,艺术修养也重要,这是锦上添花,比如你刚才说的艺术,音乐舞蹈就是,你有健美基础,舞蹈可以拓展学习。”
这说到孟虎心里最深最温暖的那块。她说教他舞蹈的!就是她看不上他,他也要跟她学,李律师说交朋友嘛,我可以给她学费。
所以一落地,有手机信号了,就给她发信息。“甄甄,我回来了,但要在浦东机场隔离14天。”
吴梦甄回:“你坐飞机了?怎么要隔离,出国了?”
孟虎说:“去的地方有疫情。”
吴梦甄说:“你好的吧,没少胳膊少腿?以为进传销窝被扣人了,这么长时间没消息。”
孟虎心头一热,觉得她是关心他。“谢谢你的关心,我不会的。”说礼貌话的感觉真好。最近跟着李律师,总处在礼貌的环境中。外国人总微笑,酒店电梯不认识的人都问候。日本人老是鞠躬,东南亚人双手合掌含笑点头。
孟虎说:“忙不,你说教我跳舞的,回来想请你教,我出学费。”
吴梦甄:“好呀,回来再说,哪要你钱。”
孟虎说:“要的。你做老师。”
吴梦甄发了个笑脸。
14天过得也快,因为孟虎正好看书,一回家就去考证。
回到家跟父母说遗产一千万,舒莉很失望,只能想一千万也是大钱。孟虎还想说还有可能有新出来的人或事分遗产,想想已经少说了,一千万肯定没问题,就没说。他说了有钱不能正确对待的危害,都是与李坤兴交流过的话,父母觉得儿子有主见了,他们做父母的此刻倒像孩子,像要糖吃的孩子,怕大人只顾教育不给糖。越听越觉得糖果没希望了,最后孟虎说给他们100万,简直喜出望外。但孟虎说100万只是名额,到需要时向他申请。孟虎用词不当了,不是“名额”应该是“额度”。但已然不容易,说话有板有眼,有腔调了。他先给了每人给10万。
孟福祥吸上要掉的口水,歪脸笑开了花,连说好好,儿子好。他本不指望一千万有他份,因为儿子还要成家立业,需要钱的。以后的房租不用贴儿子了,已经满意了,想不到儿子还要给100万。
舒莉想整容,她打听过,50岁能整容,可以做提眉手术、拉皮手术,还有美国人发明的叫热玛吉。提眉手术简单,眉下弄个切口,切除眉上或眉下部位的皮肤,有多方面的效果,比如眉毛和眼神好看、改善上睑皮肤松弛、去除鱼尾纹,让人年轻。这种手术小,几千元就可。拉皮手术是在耳朵旁边头发里面开个切口,把面部松弛的皮肤向后向上提紧,切除多余的皮肤,皮肤就年轻紧致了。拉皮手术要一、二万。最好做最高级的热玛吉,新科技,最安全,无创口,一种射频技术,要做就要到上海大医院做,可靠,可贵乎乎的,要二、三十万的,孟虎给的10万根本不够。当然她有好几十万私房钱的,想凑起来用。
孟虎到上海花了4000元,参加了培训和考试,顺利通过,拿到了国家认可的健身教练证。
有了证,就去找健身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