霧都偵探
小說推薦霧都偵探雾都侦探
斯科夫是英国迷5的一名线人,他拿两份薪水,以普通码头工人身份工作同时,收集码头的情报,监控一个两名码头工人组成的小团伙。迷5收到迷6的情报,这两人协助圣旗通过河运手段,将武器等敏感物品运输至伦敦。斯科夫的工作就是记录这两人私下偷货和运货的时间,至于藏货地点,货物详情由迷5负责。
养寇是情报部门常用的基本手段。知道你是坏蛋,但不抓你,养着你,以此来判断幕后人的动态。比如有一位军火商完成一次歹徒服务,歹徒就会第二次,第三次找上军火商。情报机构甚至会协助军火商打掉竞争对手。同时情报机构不会利用军火商抓人,因为抓到的只是几只蚂蚁,了不起有一只老鼠。通过军火商了解的信息,情报机构就能得知他们的行动,从而源源不断的消灭害虫。诸如经常听到a向某国预警的新闻,可能的原因是a养的贼寇近期朝某国开始运动。
斯科夫不是普通线人,他十九岁服役,二十五岁上菌事法庭,原因是见到小地痞调戏一个姑娘,出手将其中一名小地痞打死。监控和事后调查结果:斯科夫被通知退役,心情非常烦躁,恰巧遇见了两名倒霉的小地痞。他在众人围观,警察到场喝令其停手后,还对被摁在地上的小地痞头部打了三拳,最终被警察强行拉开。整个殴斗行为持续了五分钟,其中有四分钟是他对地上小地痞挥拳,其之凶狠将另外一名小痞子当场吓尿。
虽然明显防卫过当,甚至可以说是谋杀,但鉴于他拯救了姑娘,死者袭击姑娘是事件的起因等事实,最终斯科夫被判处三年监禁。当时迷5还有雄心搞沙丘行动,说明迷5还有复兴的想法。迷5一名主要主管马克找到了斯科夫,表示可以消除案底,条件是必须为迷5工作五年。斯科夫想都没想就答应下来,很快他就以正式退役的身份在码头找到了这份工作。
刘真把情况告知特别顾问梁袭,梁袭对贝克与罗密欧说明后,罗密欧心中轻叹一声,自己愿意和梁袭多组队,尝试学习侦探的思维,怎奈每次凶杀案都变成和情报机构有关的案件。情报机构一出场,警探就得靠边站。
刀锋代主管罗伯特随之联系梁袭,梁袭接电话先问候:“听说你被抓了?”
罗伯特解释:“软禁,请我不要离开的意思。”
梁袭笑:“软禁几日换来升官发财也不错。”
罗伯特道:“我对升官没有任何兴趣,只想做好自己的工作。”
梁袭:“你不用解释这么多,我明白。”
罗伯特抓狂,语言上还是很文雅:“我没有那样的想法。”
梁袭笑:“好吧,好吧。什么事?”自黑是幽默,黑他是品德欠缺,一个轻松的过场适可而止。
罗伯特道:“这案子刀锋接。”
梁袭疑问:“为什么?”
罗伯特道:“接到迷5通报之后,我们的探员分析了一下。斯科夫的女友爱芙是意大利餐厅的人质,爱芙被重点调查后,斯科夫杀死了爱芙,其中存在一定的关系。因此我首先要问个问题,你是怎么知道斯科夫是迷5的线人?”
梁袭迟疑一下:“我原本怀疑斯科夫有特别身份,于是联系了几個特务头子,有人告诉我,这是英国的人。”
罗伯特道:“也就是有人知道斯科夫的身份。”
梁袭好奇:“刀锋怎么改行当刑侦部。”
我的女朋友好像是外星人
罗伯特道:“迷6入驻刀锋带来了两个年轻人,男的明面上是警察大学毕业生,选的是刑警专业。女的虽然是会计专业,但据说女孩祖辈三代警察,父亲还是一位很著名的警探。”
“谁啊?”
“我不知道,前代主管离职时候和我说的,让我考虑留下这两人,说刀锋最大的短板是缺乏警探。”
梁袭恍然大悟:“难怪之前恐袭刀锋完全不听我的,抓了莎莎的辫子一通调查,原来是有两个小鬼自以为是。”
罗伯特不满:“人家只比你小一岁,你这么说太没礼貌了……开这免提。”小声嘟囔一句。
梁袭道:“行,过来把人带走就是,不需要和我说。”
罗伯特道:“伊莎意思是请你陪同查案。”
现世情人是尾狐
梁袭明白罗伯特意思,伊莎打算留下两人,但是对两人的水平没有把握。正巧有斯科夫这个案子,和情报机构有关联,顺水推舟让这两个年轻人来调查。由梁袭当裁判。
梁袭道:“我这边有两名警探。裁判不都需要三人吗?”
罗伯特:“警探应该很忙。”他不想警探介入情报机构有关的事。
梁袭道:“不会。有一位警探刚结婚,老婆就消失无踪,一人日常闲。”
贝克呀,罗伯特瞬间明白梁袭的意思,不过连罗伯特现在也不知道伊莎在哪。刀锋刚刚向检方和法官递交了戴维斯涉嫌恐袭的证据,在他们做出判断之前,伊莎和几名红河特警藏匿在某处安全屋内。一旦司法确认戴维斯恐份的身份,他们将直接上刑。反之,他们只能将戴维斯带回刀锋进行合法的审问。
罗伯特道:“那就一起来吧,但让贝克别抱希望,伊莎不在基地。”
梁袭道:“没事,基地炸爆后伊莎自然就会出现。”
“哈哈。”罗伯特知道梁袭开玩笑,配合的笑了笑,再寒暄几句挂断电话。
……
梁袭见过这两位年轻的探员,一男一女金童玉女曾经在郊外抓捕自己和刘真。这两人很有特工范,一声不吭,静静站立,穿的干净整洁,眼神清晰专注。两位新人都是一头黑发,男的平头,女的马尾辫,身上没有多余装饰品。
“爸爸?”金童玉女开车到斯科夫家,下车之后,玉女惊讶的看梁袭。
梁袭懵圈,指下自己:“我特?”
身后罗密欧上前将梁袭挤开:“嗯!朱丽叶。”
“叔叔好。”
“萨兰?”
金童萨兰:“一年不见,叔叔身体还这么好。”话说的不错,但动作和表情不搭。如同在演讲一般。
梁袭对罗密欧印象不错,罗密欧他对案件有兴趣,对自己职业有热情。能力不错,但强弱梁袭无法判断,因为两次合作办案都是以自己思维为主,罗密欧没有当主角。
对罗密欧印象不错,顺带对朱丽叶的印象也好起来,基本上可以原谅她来抓自己。仇恨不会消失,只会转移,那就移给萨兰。不是梁袭故意想移,而是看萨兰怎么都不顺眼。比自己高,比自己壮,还敢比自己帅,当是站立表达出的气质比自己强就让人讨厌。还想给自己上手铐?哥在伦敦是白混的吗?
贝克的车由金童开,贝克随车控制斯科夫。考虑到罗密欧和梁袭的战斗力,于是请一名警官陪同。罗密欧和梁袭上了玉女的车。
谷皆
两车上路后,梁袭明显发现罗密欧和朱丽叶不对路,两人交谈非常干。最近还好吗?还行。工作习惯吗?可以。反过来朱丽叶找话题:工作顺利吗?还行。
尴尬气氛中,梁袭口中配音:逼u、逼u……让父女两人更加坐立不安,恨不得给梁袭嘴贴上封条。
“喂。”梁袭接电话缓解了车内尴尬。
是黛西打来的电话,她说波比好几天没出门了,对什么事都没兴趣。每天睡觉和吃饭之外,就是在影音厅看黑色胶片老电影。
梁袭挂断电话,联系波比。车内安静,即使没开免提,罗密欧和朱丽叶也听出了大概,他们好奇梁袭打算怎么激励一个人。
电话是保镖长接的,因为就是打给保镖长,保镖长把自己手机递给波比,说明是梁袭电话。波比指面前桌子:“开免提。”不想动。
“嗨。”波比发出低沉淡漠的声音。
“嗨,剑人,你被踢出血月邀请了。”
“卧槽!”波比当即跳起来,大怒:“凭什么?”
梁袭道:“我不知道凭什么,反正通知我后天参加血月邀请。或许是帅吧。你就留在伦敦吃屁吧。”
波比当即挂断电话,立刻联系血月管家,血月管家很惊讶波比怎么知道这件事,他向波比解释这是一次特殊的邀请。波比问,是不是看不起自己?认为自己没有资格出席?管家委婉表示,不想你浪费金币。波比回答,我叫金发侠,大名鼎鼎的金发侠。
我知道!管家想了好久,道:“波比先生,我一会再联系伱。”
十分钟后波比给梁袭打来电话:“谁说老子被除名了?他们是担心我参加血月邀请导致其他人没有存在感,考虑到你们脆弱的自尊心,所以才没通知我。”
梁袭:“哦!”
“后天血月城堡见。”
梁袭道:“那你最好准备一下。”
波比本很有气势,但考虑自己什么都不知道,故作姿态问:“需要准备?准备什么?”
梁袭道:“我猜的没错的话,应该是可夫家族和孤老会这摊事。重点围绕可夫家族的小安遇害展开。但在此前血月邀请已经传达,因此我猜测有两个项目。第二个项目是什么我也不清楚。但我认为应该是他们内部的事。”
“他们内部?”
有外人在场,梁袭没有说明摩多的推测,摩多推测孤老会,可夫家族,圣旗等都是黑暗会的子公司。梁袭道:“这次真有难度,你确定要参加?”
波比有些迟疑:“克里斯参加吗?”
梁袭道:“好像没有。”
波比想了一会,问:“那你行不行?”
梁袭道:“我应该可以凑个数。”
波比道:“我抄答案。”
梁袭反问:“凭什么给你抄?”
波比反反问:“你凭什么不给我抄?”
这两个问题都是没有答案的问题,如果不是电话沟通,而是真人见面,说不定又打起来。梁袭不习惯在外人面前接打电话:“行,回头再说。”
梁袭挂断电话,车内又恢复了安静和尴尬。梁袭觉得难受,这过去还得20分钟,梁袭问:“你们是不是在分享爱的同时产生的矛盾?”
“爱?”
“你母亲,你妻子。”
罗密欧一句话说明:“我反对她加入迷6,但我无法说服已经14岁的她。”记得那天,朱丽叶非常兴奋和神秘的跑回家,关上所有的门和窗户,将父母叫到书房,从书包内层拿出了迷6的信件,告诉父母,自己三个月前申请加入迷6获得回复。
朱丽叶和几个同学本着好玩的态度,给迷6招募处发了邮件。迷6招募处的人员对他们进行了数月的观察和了解,发现朱丽叶具备成为一名优秀特工的潜力。迷6正式回函,请朱丽叶和父母在三天内前往迷6的一个临时办事处,招募处要与朱丽叶父母会谈,同时朱丽叶需要接受体检。最终结果将在七天后电话通知。
朱丽叶回答:“我有权做决定。”
罗密欧怒:“你有狗屁权利,你那时候还未成年。”
梁袭疑问:“你不是同意了吗?”不同意朱丽叶不可能加入。
罗密欧不想回答。朱丽叶为了得到签名,甚至想出开具断绝父女关系的法律文书。母亲最为难,一方面她不认为加入迷6有什么不好,为祖国工作,薪水又高,待遇又好,而且会对朱丽叶进行专业培养。另外一方面她理解罗密欧的想法,罗密欧提醒自己妻子回忆朱丽叶学钢琴的经历。当时六岁的朱丽叶接触钢琴时爱不释手,强烈要求学钢琴。罗密欧告诉她,学钢琴必须坚持,她一定坚持不了一年。
朱丽叶答应了各种条件,于是家里添置了钢琴,请了钢琴教师。别说一年,几个月后朱丽叶就无比后悔,每天20分钟弹琴时间如同在地狱中煎熬。最终他放弃了学琴之路。罗密欧一开始就知道朱丽叶不是对音乐有兴趣,她是对钢琴这个大玩具感兴趣。但凡是玩具,必须带来快乐,而不能带来任何痛苦。
加入迷6也是如此。罗密欧知道朱丽叶喜欢的是那份与众不同的神秘感,和超越同校学生的优越感,并没有为国效力的坚定意志。罗密欧也知道不签字会成为朱丽叶此生永远的心结,于是他还是去了,并且签字同意朱丽叶加入迷6。
朱丽叶不仅要上学,还要接受全面的专业培训,完全榨干了她的时间,这一切让她苦不堪言。但自己选的路,跪着也要走完。越是痛苦,朱丽叶越是不想和罗密欧说话,因为罗密欧说的都是对的,这让她非常不满。不知道为什么,她讨厌一个从来都是对的父亲。罗密欧偶尔的关心也被她当作讽刺,在这种动力下,她完成了中学阶段。
中学结束后,她获得海外大学的上学机会,此后她开始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一切。父女之间沟通越来越少。
因为罗密欧在伦敦警察厅颇有声望缘故,朱丽叶的背景自然多了一条。在挑选特工入主刀锋时,地中海找上了朱丽叶。同时告诉朱丽叶,一旦暴露身份,不可能再成为一线特工。即使在刀锋呆不下去,回到迷6只能做后勤工作。
朱丽叶就这样回到了伦敦。从18岁去国外至今的六年时间内,她和罗密欧没说过几句话。今天还是因为梁袭在车内,两人没话找话,否则能一路安静的到达刀锋基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