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穿今:玄學大佬爆紅娛樂圈
小說推薦古穿今:玄學大佬爆紅娛樂圈古穿今:玄学大佬爆红娱乐圈
九转回魂针是安妍自己研究出来的秘术,甚至没有被典籍记录下来,九转回魂针的功效很强,一般病痛的人可以直接恢复,即使是即将命丧黄泉的人,也能用其吊命三天以上,但是这个办法有个缺点就是施针的要求非常严苛,甚至于落针的时间差距不能相差超过一秒,否则气血逆流,会血爆而亡。
裁决 小说
一般只有灵力强盛的先辈高手可以非常准确的抓住时机,毫无落差的下针,这样能够保住对方的一条命,要是灵力不济的人来使用,可能反而会加快病人的死亡。
安妍现在就是明显的灵力不足,其实她的灵体已经可以吸收很大的灵力,但是身体承受力度还是不行,要是过度的吸收天地间的灵力,很有可能使自己爆体而亡,在她淬体成功之前,她只能暂时先保持现状。
而有了别人的帮助,安妍现在只要提前想好落针的时间和顺序,然后直接将这些全部告诉盛崇白,也许还能拼一拼。
这个法子她告诉了景家的三个人,景伏朔和景鸢还没说话,景康睿就先跳起来:“这怎么行,奶奶都这样了,怎么还能让你这么糟蹋,你心术不正,也不能拿我奶奶当实验品!”
景伏朔却道:“如果成功率高的话,可以试试。”
景鸢转眼看了一下景伏朔,她道:“如果失败了……”
“六成。”安妍看景伏朔看她的眼神如此坚定,她也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失败,于是道:“只要让我试试,我一定尽全力让景奶奶醒过来。”
景伏朔道:“那就试试吧。”
寒門嬌寵:悠閒小農女 小說
安妍坚定地点点头,景伏朔这么信任她,她就没有道理让景伏朔失望,景伏朔笑看着她:“别怕,我相信你。”
安妍就像是感觉到一股力量在涌上自己的心头,将她刚才还不确定的一丝惧意扫的一干二净。
于是按照计划,景家的人按照分工各司其职,安妍和盛崇白去了景老太太的房间。
盛崇白看着躺在床上的老人,有点感叹的道:“景老太太真没看错人,她很少愿意多看一眼别人家的孩子的,没想到见到你就如此喜欢,你也有如此本领,看来,景老太太的眼光真的很好、。”
“盛大公子就不用嘲讽我了,我现在心里还没底呢,你也不用太相信我。”安妍看着他,实话实说:“你知道待会儿你要面对的是什么吗,只要你报时出错,或者我扎针出错,景奶奶就会立刻死亡,我们也会背上杀人凶手的罪名,难道你不怕吗?”
盛家和景家几代交好,虽然先辈们一个个去世了,但是盛崇白和景伏朔的关系也一直很好,这对以后两家在资本界的地位肯定是有百利而无一害,但是如果这次失败了,那盛家和景家即使是关系不破裂,也要出现一道不可能消失的裂痕。
即使成为大人
捕获宠物娘的正确方法
“不知道为什么,我见到你总有一股很熟悉的感觉,所以我就不自觉的就把盛家和景家的关系都交在你手上了。”盛崇白笑着说:“嘿嘿,我也就是随便说说。”
安妍还真不知道盛崇白这所谓的熟悉感从哪里来的,只是从之前的几次接触中,安妍能看出来盛崇白绝对不是在撒谎,而是真的有一股熟悉感。
不过这个时候也不是闲聊的时候,安妍先是观察了景老太太的情况,然后从人中、天灵、心脏等地方检查出景老太太的血脉情况。
“景奶奶现在血脉不通,四处堵塞,需要以银针去刺激穴道来让血脉流通起来,可是如果扎错一个地方,可能就会引起某处已经很拥堵的地方更加的拥堵,甚至于直接爆开,那景奶奶就会直接死亡。”安妍道。
盛崇白其实听不懂这些,他只是觉得事情既然已经出了,他们就肯定会负责到底。
而此时的景伏朔正在赶往张家,要把张妮儿带回来。
但是也不知道什么原因,景伏朔刚到张家的时候,张妮儿就在保镖的带领下,似乎是在准备离开这里。
一看到景伏朔直接站在门口了,张妮儿吓得行李直接掉在了地上。
“大哥……大哥……我,你听我解释,不是你看见的那样,我不是……”张妮儿急的语无伦次,但是看到景伏朔严肃甚至已经是厌恶的目光,她吓得魂儿都快要掉了。
其实外界一直不了解景伏朔是个什么样的人,大家都以为他只是个混娱乐圈的富二代而已,但是张妮儿作为一个从小和他一起长大的人,深知她的这位表哥——景家继承人是个什么脾气的。
景伏朔不紧不慢的走过来,看着掉在地上的行李,冷淡淡的问道:“这么急是要去哪里?去哪里都要这么急,刚回来就要走?”
张妮儿也没想到景伏朔反应的这么快,直接就将苗头可以对准那个老中医,然后直接联想到她,现在居然这么快就出现在她家门口。
“大哥,你听我解释,我真的不是要害奶奶,我要是知道那个老中医是坏人,我根本不敢把他介绍给奶奶!”张妮儿急忙道。
景伏朔挑挑眉:“谁告诉你我是因为那个老中医所以来找你的,难道是你自己知道那个老中医有什么问题但是你隐瞒不报吗?”
猫的诱惑·漫画版
张妮儿意一时语塞,甚至眼泪都直接掉下来,她吓得瘫坐在地上:“我只是害怕,呜呜呜……我害怕,我爸妈还在外地出差,家里就我一个人,我知道你们肯定要找我,我害怕……所以我想跑。”
景伏朔叹了口气:“我也希望你是无辜的,但是现在你就跟此地无银三百两一样,你觉得我能放你走吗,这样吧,跟我回景家好好说清楚,有什么话到时候大大方方的告诉我,只要别让我起疑,我可以暂时放你回家。”
张妮儿哭着看向景伏朔,心里是一万个不愿意去,要知道景家那个地方,即使她是外孙女儿去了也是忍不住要紧张害怕的地方。
这就是景家——高不可攀。